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御书屋 > 正文

风流村医不安分 雨夜寂寞撩人推倒大胸村妇

0 张子豪 张子豪 2018-11-15 3873
  • 当一名风流村医,是这个作为村上最年轻最出色的村医——林浩一直以来的梦想,他觉得只有当个风流村医才能对得起自己珍藏了二十多年的处男身,只有当个风流村医才能对得起自己过人的医术才华,当个风流村医才能将自己前面二十多年没有享受的快乐享受回来。那个大雨滂沱的夜,寂寞正撩人,突然有个大胸村妇来敲门……这门一打开,林浩立马血脉喷张,看着那一片春色,他控制不住自己。他决定,今晚,一定要跨出自己当风流村医的第一步,推到这个大胸村妇……

    风流村医不安分 雨夜寂寞撩人推倒大胸村妇 御书屋

    铁撅村里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村民们奔走相告:喂,今天林浩留诊所开张了,大家快去看热闹啊。听说要大摆宴席呢。

    林神诊所前面,人山人海,附近几个村的男女老少都来看热闹了。场面浩大。

    林高德一张老脸堆满了笑容。乐得合不拢嘴啦。真是没想到本以为不成器的儿子竟然在一夕之间就有了这么大的成就。这么快就开了比乡卫生院还要气派的诊所。

    在村里大摆宴席之后诊所就算正式开张了。平时由老子林高德坐诊一楼。遇到有疑难杂症的就由林浩留带到二楼就诊。由于林浩留一连治好了几个人的疑难杂症,一时间在乡野名声鹊起,慕名而来的人越来越多。

    这可苦了林浩留,普通的伤风感冒气管发炎他老子都能治,但稍有点难度的病症,病人都指名要找林浩留看。他一个人分身乏术,累得屁都快要出来了。

    林浩留感到自己得再招几个医生和护士才行。不然他老子也要累趴下啦。扎个针啥的都得亲自动手。实在忙不过来。

    何况林浩留这个冒牌医科大学生连业都没毕得了,扎针手都得色,咋能做得来呢?

    打定主意,林浩留把消息散了出去。说要招人。

    来应聘的人还不少,林浩留跟老子一起选定了几个合适的人选,留了一个老西医,另还招了两个年轻漂亮的小护士。都是那个老医生打电话从别的诊所挖过来的。听说这边待遇好又有帅哥,她们便过来了。

    小护士一个姓周,叫小倩。今年二十岁。人长得精神,眉眼间透着一股洒脱。两条眉毛浓黑,配上丹凤眼,高鼻梁,整个一个王祖贤的翻版。她的个头比较高,得有一米七几,穿平底鞋跟林浩留站在一起也丝毫不逊色。她举止娴雅,大方得体。林浩留很尊重她。

    另一个姓马,名芸芸。模样属于甜美派的。一笑脸颊还有两个大酒窝。声音也甜甜的,听着就舒服。胸前波涛汹涌,极为诱人。林浩留看了一眼便喜欢得紧。马芸芸活泼爱笑。有点古灵精怪的感觉。就是个头不高。只有一米五几。

    这下诊所可热闹起来了,多了许多欢声笑语。林浩留闲暇之际喜欢和两个女孩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占点小便宜。两个女孩也不反感林浩留,相反那个马芸芸还好像喜欢上他似的。总用眼神瞄着林浩留的一举一动。渴了就给他倒杯水。

    倒是周小倩比较自重矜持。除了工作就是躲到楼上休息间里默默看书。

    林浩留很满意现在这种生活,就是有一件事一直是他的心结。那就是何时才能甩开处男的身份捏?

    虽然给乔阿琴看病时可以偶尔摸摸她,乔阿琴也渐渐地对他温柔起来,但两人还是没有突破那一步。每次林浩留想要进一步摸她的胸时,她都会躲开。眼看她的病就要好利索了。可林浩留还是无从下手。

    乔兰正跟他男人闹离婚呢,每日心情都不好。林浩留也不好太过亲近她。只能远远地观望,能帮她就帮她一些。

    急得林浩留心里火烧火撩的。随着与女性接触多了,他的也愈发强烈起来。特别想释放一下。尤其是面前有这么多滴美女大胸,却不能吃真是苦煞了他这个小狼。

    诊所开张后的第二个月,一天晚上,细雨迷离!林浩留正独自呆在诊所中看电视。一个女人突然从外面进来了……

    也就是因为这个女人,让得林浩跨出了成为风流村医的第一步,性感丰盈的她,即将成为林浩床上的第一个女人,无肉不欢——

    “这么晚了,我们不看病了。您请回吧。”林浩留觉得赚钱重要,但是自己的快乐更重要。该休息就得休息。管她是男还是女!

    女人在门口跺了几下脚上的泥巴,摘下雨帽,露出一个亲切的笑脸。“俺不是来看病的。你没吃饭吧,俺给你炖了鸡汤,特地拿给你喝的。”

    “呃……美芬嫂,你咋来了?”林浩留惊讶得很。自从上次给她看完病后便一直和她没啥接触。听说葛壮去外头打工去了。没想到她今天竟然主动来给自己送吃的。林浩留小小地感动了一下。

    “呵呵,俺早就想来看你了,只是地里的活没人干,俺天天晚上得给稻田放水,这不正好今天下雨,俺就来看看你。”美芬说着向里面张望着,似乎有点紧张。

    “进来坐吧,谢谢嫂子啦。还给俺炖了鸡汤。俺最稀罕喝这个啦,自从俺娘去世后就再也没有喝过。”林浩留接过饭盒高兴地说。

    “那你多喝点。”美芬抿嘴笑着坐了下来。一面把沾满泥巴的双脚往里收了收,很怕弄脏诊所的瓷砖地面。

    林浩留瞟了一眼,心下有些怜悯这个女人。谨小慎微,善解人意,和蔼可亲,像什么呢?有点像娘的感觉。只是那感觉好遥远啊!

    “好喝吗?”美芬温柔地看着林浩留问道。

    “嗯,真好喝,跟俺娘做的味道差不多。”

    美芬腼腆地笑了,双手互搓着,打量着周围环境道:“你这屋子不错啊!真干净!平时都是谁帮你收拾卫生啊?”

    “唉!都是我们自已动手,有时候护士收拾,我有空的时候也收拾。哎呀,对了。我正想雇一个打扫卫生的呢,美芬嫂,不知你愿不愿意干?”林浩留想到美芬家的情况很困难。她婆婆长年抱病,家里田地又少。底子薄。就算葛壮去外头打工,赚的钱也不够她娘医药费的。不如把这个机会给美芬吧,也算帮了她。

    “好啊,那一个月能给多少钱?”美芬眼睛一亮。她是一个很贤惠勤快的女人,只是命不好。嫁了个穷人家。

    “暂时八百,等以后诊所效益好了还跟着涨。”林浩留兹溜兹溜地喝着鸡汤道。

    “那俺乐意干。”美芬干脆地说。很急切的样子。心里高兴极了。自己正愁着家里没钱,柱子该换身衣裳了,衣服裤子都小了,孩子穿着紧巴巴的。做娘的看了心疼。却没有办法,农村一年到头只有秋后才能拿到钱。平时都是没有钱进账的。

    自己卖鸡蛋攒点钱都给葛壮拿去做盘缠去了。

    “那好,打明个儿起你就来吧,时间上你自由支配,你啥时候有时间就啥时候来打扫卫生。只要诊所里面干净了就成。”林浩留把最后一口鸡汤都倒进嘴里说。

    “风。谢谢你啊!”美芬高兴得手足无措。苍白的脸蛋因为兴奋显出几分绯红的颜色。虽然穿着朴素,但是少-妇成熟的风-韵难掩。

    “不用谢,我能帮你就帮你一把了,你也不容易!”林浩留体贴地说。双目盯着美芬的胸口愣住了。他发现美芬胸口的纽扣不知何时丢了,此刻被她的大胸给撑开一个大大的缝隙,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白与嫩,饱又满的两座山峰。

    两颗暗紫色的葡萄粒倔强的昂起了头。林浩留的呼吸不由得加重起来。

    而美芬却浑然不知,反而在此脱下了雨衣,在她动作的时候,两只玉兔几乎要破衣而出了。林浩留努力控制着自己,可还是起了反应。

    一打眼忽然看见美芬的半拉身子都湿了。便问:“美芬嫂,你的衣裳咋湿了?”

    美芬低头扫了一眼,脸唰地一下红了。低头拽拽掉了扣子的地方说:“雨衣破了,漏了雨水进来。”她似乎为自己的贫穷而倍感窘迫。

    “这样会着凉的,万一你感冒了,你家那么多活谁来替你干。跟我上楼吧。我给你找高护士服先穿着。”

    美芬低着头像犯错似的跟他上了楼。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屋。林浩留打开立柜,从里面拿出一套崭新的护士服出来。“美芬嫂,你穿上吧。正好我多买了一套,这套就给你穿吧。”

    “俺,那好吧。”美芬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面露欣喜。轻轻地抚与摸着那护士服的料子。

    “你换吧,我转过身去。”林浩留说着背过身去,脚步却像灌铅了似的挪不动。他真的很渴望能看到她的身子。不知为什么在这个雨夜,他感觉是那么的寂寞。

    “嗯那。”美芬麻利地褪了身上淋湿了的衣裳。林浩留从余光中瞥到了一个窈窕而净白的女人身子。一股热血涌上头顶,他冲动地上前两步,一把从后面搂住美芬。疯-狂地亲着她的后脖颈。呢喃道:“美芬嫂,我好喜欢你!”

    “啊!风,风留,你这是干啥?不,不要……”美芬的抵抗随着林浩留狂-热的吻而渐渐瓦解。她的心里其实是那么的渴望,那么地喜欢他。不然她也不会在雨夜独自来看他了。

    “你知道吗,其实你很美!”林浩留一面亲着她背上的每一寸肌肤,一面扯下她的阔腿裤。那迷人的平滑的后背,那匀称的双腿都让他激动不已。他冲动而急躁地一把将她拦腰抱起来,朝里面的大床上走去。

    将美芬温柔地放倒在大床上,看着惊恐而又羞涩的美芬如一只雪白的小兔子一般蜷缩在床上,林浩留霸道地一把扯下她的底-裤,猛地分开她的双腿,在她的双腿间蹲了下去……

    林浩留蹲在那儿仔细地看着,美芬的这儿与阿琴的到底有啥不一样呢?哇!好多草啊!原来女人的这儿并不全都是一样滴。

    美芬躺在那本来羞赧地闭上了眼睛,等待他的侵占。却不成想他只是蹲在那看,并没有什么动作。那种感觉又好笑,又觉得失落。转念想,看来甄医生还是个处呢,从来没做过。不自觉地美芬的嘴角抿了一下。低声道:“甄医生,你别看了,人家不好意思。”

    林浩留笑着趴在她身上,用自己坚硬的那儿抵着她的软地。来回动了几下。美芬悠地感觉那就一热。那种渴望更加强烈了。菖壮已经走了一个月了,她的身子空落落的,总觉得缺点啥,吃不香睡不着的。

    结林浩留的硬家伙一顶,她便忽然觉得心安了。虽然想起菖壮感到惭愧,但抵不住那种渴求的折磨。直有一种即使死了也要体验一把的感觉。

    于是转瞬间就忘记了对男人的愧疚。只想着眼下的美好。

    林浩留双手伸到上头备抓一只大馒头,慢慢地在手心里变幻着形状。一面低头吮住了那紫葡萄。没想到几个月前的愿望居然实现了。心里真是美得冒泡了。

    砸巴了几下,感觉身下的美芬剧烈地颤抖了几下身子。嘿嘿啊啊地哼了出来。

    林浩留便控制不住了。初次经历这事,他觉得全身的小字宙都要爆炸了一般。心急火撩地甩光了衣裳,匍匐在美芬的腿间,腰杆往下一沉,乱顶乱撞起来。

    “哎嘞,好疼。傻瓜,往这里来。”美芬被他顶得很痛,指引着他进入自己的身体。

    于是整间屋子盈满了醉人的春意。林浩留酣畅地在探田里肆意耕种着属于别人的田地。那感脚无法比拟。舒坦咧!

    窗外雨声滴答掩盖了室内捣米汤般的声音。

    好久,一切才安静下来···

    林浩留心满意足地搂着美芬躺在大床上,心想:老子终于成为真正的男人啦!原来这种事的滋味是这么美妙!以后可要好好地把前二十多年没享受到的给补偿回来。

    低头瞅瞅怀中的人儿,疲倦而又满足地依偎在自己怀中。脸上现出从未有过的红润。心中涌动着美好的情愫,双手更紧地搂住了她。亲了下她的脸颊道:“好嫂子,你真好!以后我们也这样好吗?”

    美芬睁开双眼,黑白分明的瞳仁里现出一片火热,羞声道:“好是好,只是不要让外人知道。不然情真不知道会怎么样?”

    林浩自认为自己是个风流村医,那自然就得有风流村医的范儿,他正值精力旺盛的年纪呢,在这对话之间,搂着怀中的美人,他感觉自己的欲望又开始来了,于是乎,他就抓住美芬的小手,将她的小手放在了自家老二的位置上。

    “握住它,我还能再搞一次。”果真,美芬的小手放在林浩老二位置没套动几下,他家老二就又慢慢挺了起来,于是林浩立马翻身而起,吻住美芬的小嘴,又开始在她身上翻云覆雨了,因为有了刚才那一次的经验,这一次林浩操作起来倒是显得有些轻车熟路了,搞得美芬呱呱叫爽。

    而林浩也是相当的自豪,暗道自己果真是风流村医,试过之后他突然感觉自己在床上这方面的能力还挺强的……假以时日,自己一定会成为让女人们疯狂的风流村医的,一定会比之传说中的陈冠希还要给力。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点击继续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张子豪

    张子豪

    每天分享各种福利资源!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Z-BlogPHP,by©2016-2018(闽ICP备16002292号-4)本站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不慎侵害的您的相关权益,请留言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存档 | 地图 |